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脸红心跳:读《欧洲妓女眼中的中国男游客》有感

前几天读到了一篇《欧洲妓女眼中的中国男游客》的文章。写的是中国在北欧某国一个留学生的亲历,他在当地兼做导游,专门接待来自中国的游客。文中写道,这些旅游者中,绝大部分是国内部门或国企有职有权的角色,他们除对异国风光感兴趣外,对欧洲的洋美女更感兴趣,因此,在完成白天的游览后,晚上总免不了去红灯区体验一番。当他第一次带一队中国官员去红灯区的时候,令他惊奇的是,这些金发蓝眼睛白皮肤的洋妞们竟然冲着他们用蹩脚的中文大喊:“中国人,有发票!”

第一个感觉:脸红心跳,竟产生一种无地自容之感。

《按摩还要发票!局长丧命公款报销》这个新闻朋友们可能看过。写的是安徽省某县财政局预算外资金管理局局长江某,在合肥一宾馆接受按摩女吕某“特殊服务”后,索要发票不成拒绝付款。按摩女打电话叫来其男友王某过来索要300元钱,双方发生激烈争吵,恼羞成怒的王某从包中取出刀抵住江某的脖子,胁迫江某给钱,而江某坚持要发票。双方争执中火药味渐浓,江某身中五刀,当场死亡……

还好,这件丑闻发生在国内,再说公款吃、喝、玩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江某过于耿直、不会变通,才引祸上身,被杀纯属意外。那么,“中国人,有发票!”则说明,脸已经丢到国外了,这对于酷爱脸面的中国人来说,情何以堪?真的无语了。

我想,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为这种现象深深感到可耻至极,感到无地自容。我们不要总是鄙视妓女,她们再怎么说是拿自己的身体换钱,身体毕竟是自己的。和那些拿国家和人民的东西为自己换利益、拿人民赋予的权利替自己某暴利、拿纳税人的钱用于骄奢淫逸、还天天做冠冕堂皇状的人相比,妓女一点都没有可指责的地方。

第二个感觉:公款消费事大,大到可以亡国。

这并非危言耸听。笔者有过办公室工作的经历,尽管不是做财务的,但见过好多领导特别是一把手报条。一把手出门三天,其实就是正常参加省局组织的考查。回来后,拿来厚厚的一打收据,少说也有三四万元,财务人员所做的工作就是核实发票的数量,象征性地签字,然后就是给领导点钱。遇到有明文规的、不应入帐的发票,也是由财务人员想办处理,再找领导签字了事。领导一个月几乎都得出三两次差,每次都是这样处理。其实这已经成为多数单位财务工作的潜规则,“别多问,只管办,办好了,财务人员也有好处。”

先人云“勿以善小而不为 勿以恶小而为之”。 这句话虽然已过了千年,但其哲理并没有消失:好事要从小事做起,积小成大,也可成大事;坏事也要从小事开始防范,否则积少成多,也会坏大事。社会中的那些大的犯罪分子,都是从“小恶”开始走上犯罪道路的,从小偷小摸,到偷自行车、偷衣服,最终发展到偷钱、抢劫而沦为罪犯。同理,那些大的贪污犯们,也无一不是从用公款吃喝,再用公款玩乐,胆子越来越大,经验越来越丰富,最后成为巨贪而万劫不复的。

《欧洲妓女眼中的中国男游客》的文章中还写到,“欧洲妓女特别喜欢中国客人,因为只要有发票,他们出手特别大方,简直不把钱当钱。”而且,来妓院的中国客人的数目在成倍增长,过去来的都是高官,都是局级以上的领导干部,现在科级、股级的干部甚至乡村干部也蜂拥而至。这些,足以为我们敲响警钟。

中国政府行政成本一路飙升已是不争的事实,而行政成本超常规增长与政府浪费现象有关首当其冲就是公务用车、公款吃喝和公费出国的浪费。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的发展都是由量变引起质变的。小善积多了就成为利天下的大善,而小恶积多了足以乱国家。一只小白蚁在船板上咬一个小洞并不找紧,但如果让它繁殖起来的话,整艘船就会沉没。


第三个感觉:反腐应拿公款消费开刀。
如果说太大的举措怕引起社会不稳定因素,那么,就让我们从小处入手。

建议大力推进和深化公共财政体制改革,使公共财政在阳光下运作,接受全体纳税人监督,逐步消除公款消费存在的土壤和条件。要调整现有的财政支出结构,切实减少行政经费在财政预算中所占的比例。要强化预算的权威性和严肃性,没有预算一分钱也不能花。还要严把公务消费报销关,发挥财务的监督作用,各级人大、各新闻单位要切实行使对财政资金的监督作用。

建议强化对不合理公款消费的惩戒手段,并纳入法制化轨道。今年三月,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坚决制止公款出国(境)旅游的通知》。规定大力压缩因公出国(境)经费、团组数和人数;严格禁止一般性考察和重复考察;从严控制团组在国(境)外停留时间,不得擅自更改行程,增加出访国家、地区或城市,延长境外停留时间;要将制止公款出国(境)旅游作为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考核的一项重要内容。这是一个好的开端。那么,如何就公务接待、出国培训、差旅费报销等方面建立、健全一整套有效的监督与惩戒办法,如何将对公务接待、出国培训、差旅费报销制约上升到法律层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大问题。

总而言之,必须要有人对政府的浪费负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