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首都大门还是敞开的好

近来一些朋友提出建议,北京应该鼓励企业多用本地人,以此缓解流动人口压力。

  对这类“关大门”的一家之言,大可不必较真。发展是上好的试金石,实践终会给出答案。不过,从发展的角度出发,我们倒是愿意在这里做些建设性的探讨。

  就常住人口总量看,北京的常住人口在国内并不居冠;就流动人口压力看,北京不能言小,但也肯定未到极值。事实上,不独北京,在我国城市化趋势加速的大背景下,长三角的沪宁杭、珠三角的穗鹏双城,以及更多区域性中心城市,都从不断攀升的流动人口图表中感受到城市化的真切脉动。

  从趋势上讲,当下我国的这个发展时段,是典型的城市化阶段,特征很鲜明――工业化迅猛发展,城市数量迅速增加,农村人口和经济社会活动明显向城市集中,尤其是向大城市集中。一句话,集中性是该阶段的最重要特征之一。

  市场经济存在的前提之一,就是承认资源的稀缺性。既然稀缺,就不可避免地会在配置中出现问题和掣肘,并且会在一些领域和环节集中出现。

  发展中的问题,终归还要用发展的办法解决。一方面,从城市化阶段上观察,国际经验早已证明,集中期只是城市化的第一个阶段,随着这段迅猛势头的渐入平缓,在随后的“郊区城市化”、“逆城市化”和“再城市化”等阶段,农村人口便不再会向城市迅速集中,反而会随着私人轿车的不断普及,使越来越多的家庭到郊区居住。“分散性”特征之下,流动人口压力自会遽降。

  另一方面,从就业结构上讲,进城的农村人口并不对城市本地人构成压力。相反,这部分进城的农村富余劳动力,已经实实在在地成为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流水线上的产业工人、大小餐饮里的侍者招待、胡同弄堂中的早餐供应……哪一个不是进城务工者唱主角?缺了他们,还真不行。这一点,想必大家都会在春节前后吃不着油条油饼时深有体会。

  以此来看,欲通过“关大门”来增加本地人就业的想法,便真的有些站不住脚了。其实,这种相对固化的简单思路,恰恰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以增量调存量”的上佳经验背道而驰。

  不过话又说回来,提高一城一地的承载能力,总有个过程。毕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在“不关大门”的前提下,也要不断健全劳动力输出输入地区协调协作机制,引导劳动力特别是农民工有序流动。

  未来相当一段时期,以“集中性”为特征的城市化,还将在我国加速而至。对这样的历史潮流,不知道大家准备好没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