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联合早报:从G8到G20权势转换路还漫长

新加坡《联合早报》1日刊文说,贵族气十足的八国集团的落魄,是在更为广泛的西方权势的急剧衰退及国际关系民主化浪潮中发生的。面对新兴经济体,八国集团衰落是必然,但世界权力流转往往不能及时反映权势实际分配。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贡献和比重大增,理应通过权力结构实质调整得以反映。从G8 到G20,未来改革之路还很漫长。

文章摘编如下:

在上周,尽管遭到抗议,主持会议的加拿大依然将八国峰会排在二十国峰会之前召开。渥太华似乎想透过这种安排,赋予已经暮气沉沉、乏人关注的G8组织一项新权力,即除了延续它在安全和社会发展方面剩余的职能外,还可以让其成为富裕国家经济协调的预备论坛,这样在二十国集团开谈之前,这些国家就有更充足的机会,在随后的谈判中抱成一团,对新兴经济体施压。

G8的无奈选择

作为八国集团中最容易被忽视的角色,加拿大绝无把握在近来崛起的二十国集团中谋得更好利益。竭力挽留这一昔日“经济联合国”的权势,对其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抱持这种心态的何止渥太华!除了在G8中坐惯了冷板凳、被当作另类的俄罗斯外,恐怕没有哪个G8成员不会为它的权势衰退而叹息。即使反美情绪强烈、在2008年时曾大力促成G20华盛顿第一届峰会盛装登场的法国萨科齐政府,也准备在明年沿袭渥太华的做法。

将G8和风头正劲的G20捆绑在一起,固然是对其尴尬处境的绝妙嘲讽,进一步矮化了其地位,但为了让其保有生机,此种策略也许是最现实的无奈选择。实际上,自去年9月在匹茨堡峰会上,G20完成了自我加冕仪式,正式取代G8成为“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论坛”后,八国集团的存续就广受质疑。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在八国集团的剩余权力领域中,拥有广泛代表性的G20组织可以表现得更出色。

不难理解,G8角色的转换可能会导致G20内部的阵营分化乃至对抗,在发达国家的抱团压力面前,新兴经济体将巩固现有的“金砖四国”等对话机制,采用结团策略增强话语权争夺。

权力流转的必然产物

贵族气十足的八国集团的落魄,其实是在更为广泛的西方权势的急剧衰退,以及国际关系民主化浪潮中发生的。面对越来越多开始尝试利用手中积聚的财富和资源、在世界舞台上寻求更合适地位的新兴经济体,八国集团的衰落是必然的。但世界权力的流转,往往并不能及时反映权势的实际分配,权力结构的变化往往是危机时的产物。

1970年代中期,在“石油危机”和经济衰退的沉重打击下,华盛顿被迫接受法国的提议召开八国峰会,以大国协调而非先前自己一国主导的模式来管治世界经济。此次也一样,若非在欧美内部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发达国家只得依赖新兴经济体来拯救命运的话,想要其放弃尊严、顺利实现权力转换,只能是种奢望。很可能,G20还将维持自己的卑微地位,苟活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框架内,等待发达国家的赏赐和使唤。

G20还需更合理反映实力分配

需要指出的是,从G8到G20,老的掌权者做出的让步并不很大。不仅原G8成员全部进入新机制,澳大利亚的纳入和单独欧盟席位的设立,也使发达经济体在新机制中占据了半壁江山。此外,经济和政治上属于欧洲的土耳其和北美一体化中的墨西哥,也有利于欧美发声。相形之下,拥有10亿人口的非洲只有南非一席代表权。负责全球经济协调事务的G20,也未能摆脱金钱的资格限制。

更为重要的是,当前发达国家实质上的经济主导权并未改变。以金融领域的两个重要机构为例,匹茨堡峰会经过艰苦努力,最终才获同意,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行(WB)两大机构的份额,向发展中国家分别转移5%和3%。调整后,发达国家在IMF和世行中的投票权仍高达57%和 53%。即使如此小幅度的调整,到目前为止,IMF权额的重新分配也未实现。

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已经为世界经济复苏和恢复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眼下,当欧美发达经济体的债务风险在持续扩散时,新兴经济体再次以其健康而富有活力的经济增长,带动全球经济走出阴影。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贡献和经济比重的大幅增加,理应通过权力结构的实质调整得以反映。可以说,从G8 到G20,未来的改革之路还很漫长。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