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叶檀:一季度经济数据看起来非常美妙 背后藏着两大隐忧

4月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公布一季度经济数据,面对数据,我们似乎可以高枕无忧。

一季度GDP(国内生产总值)80577亿元,同比增长11.9%;一季度CPI(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2%。经济增长如此之快而通胀压力如此之低,这是中国刚开始转向出口导向政策、美国格林斯潘时代才有的盛况。

美妙的数据让人担忧。

第一重隐忧是目前的CPI不能反映真实的物价水平。我国的CPI中物价占比大,有人戏称只要猪肉不涨翅膀CPI就上不去。诚哉此言。猪肉连续下降对于CPI居功甚伟,4月7日36个大中城市生猪出场价格为每公斤9.68元,比去年12月23日下降23%;猪粮比价大幅降至5.0∶1,已经显著低于6∶1的生猪生产盈亏平衡点。加上粮食连续六年大丰收,给市场吃了定心秤砣。

PPI上涨,企业成本压力增加——商务部4月7日发布的一周监控数据显示,112种生产资料中,价格上涨的有56种,占50%,却因产能过剩无法获得定价权,因此无法体现在物价中。所有的产品只有成为投资品价格才能节节上升,钢铁、铝、铜,无不如此。

另一方面,中国的CPI指数完全不能体现房价的疯狂上涨。根据测算,在综合考量最近六个月城市CPI的同比涨幅,并加权计算70大中城市房价指数后,从去年12月起,我国CPI已经超过3%,测算方法为,参考值CPI=城市CPI×0.8+70大中城市房价指数×0.2,达到了通胀警戒水位。

我国CPI的定义本质是,农村生活或者市场化之前的市民生活,只要吃穿价格维持大体稳定,CPI就能维持稳定。猪肉在此意义上成为小康生活的象征,CPI稳定背后的潜台词是吃得饱穿得暖吃得上便宜猪肉。

另一重隐忧是投资助推GDP增长过快,经济结构调整的紧迫性被遮蔽。

去年我国GDP增长九成以上由投资贡献,今年的投资贡献率居高不下。今年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6.1%,其中消费贡献率最大,为4.3个百分点;备受关注的投资的贡献率屈居第二,为2.0个百分点;净出口的贡献率为负0.2个百分点。投资贡献率下降,得益于去库存过程,固定资产投资贡献率为6.0个百分点,存货贡献率为负4.0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投资仍然在快速增长,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李晓超坦承:“实际上,固定资产投资的拉动力非常强,但由于存货在减少,所以体现到整个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相对点数显得小一点。”
我国GDP统计中纳入投资数据,造成投资推高GDP、投资越多越光荣的假象。如果我们把拆迁、环境污染等存在损失计入GDP,即计算NDP(国内生产净值),光鲜的投资有可能破坏的财富更多。加上投资的低效、寻租等,GDP膜拜症就会迅速痊愈,结论是,光鲜的投资、虚幻的GDP增长不会带来真实财富的增长。

比如大理从2005年开始逐渐填埋洱海公园内的“情人湖”建造别墅区,比如武汉填东湖部分水域建房地产相关项目等,比如福州投资千万的新建小学被拆除。这绝对不是增加财富,而是对财富、资源的败坏,但在GDP中却完全无法体现。这也就是前国家审计署署长李金华如此强调绩效审计、投资在考察投资效率的原因。

令人欣慰的是,消费在启动,说明内需在增长。2009年消费拉动GDP增长4.6个百分点,贡献率达到52.5%,比2008年提高6.8个百分点,今年消费的拉动作用将继续增强。值得关注是,目前增长最快的汽车、家电等消费是政策拉动的产物,什么时候不需要政策刺激消费照样蒸蒸日上,所有的担忧也就云消雾散,那说明中国经济转型成功了。

过于靓丽的数据会麻痹我们的神经,延迟改革的滞后性。既然不改革经济都能实现高增长低通胀,改革的理由何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