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全球化:自愿多于强迫 势不可挡

 数年前的一天,住在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的一个男人,通过擦拭自己的脸颊取得样本,随后将样本装入一个只标有代号的瓶子内,将其邮寄给了国家“基因地理工程”实验室。几周后,他登陆“国家基因地理工程”的网站,输入自己的代号。他了解到两件事。第一件非常准确、详细:他的DNA属于从非洲最早迁移到印度的家系之一,他的Y染色体带有M168的标记,这表明他的一些先祖曾在埃塞俄比亚生活过。而他了解到的第二件事情则是更为概括性的结论:他是一位非洲父亲的后代。

  拥有上述DNA的人就是纳扬·昌达,一位学者和广受赞扬的记者。昌达出生在印度,在巴黎接受了教育,他还跟踪报道过战后亚洲的经济复兴以及越南战争。

  如今,作为耶鲁大学全球化研究中心的出版主任,昌达创作出了一部出色的作品——《绑在一起》。这是一本有关人类相互交融的简明史。虽然全球化可能看似毫无预期地闯入我们的生活,但是,不论是以外国资本还是SARS病毒的形式,全球化所做的一切都揭示了人类究竟有着怎样的经历。更进一步说,全球化的进程并不是新生事物,而是一个十分古老的、积极的过程。

  《绑在一起》以人类在非洲的起源开篇。最早走出非洲的数百人在此后的世世代代里不断迁徙到世界各大洲,最终繁衍生息成现在遍及我们这个星球的60亿人,而作者纳扬·昌达则一直追寻着他们的足迹。他的故事有一部分具有生物学意义。作者小心谨慎的讲述着人们外部表征之间的差异,不仅仅是肤色深浅的区分,还有许多额外的不同,以及造成这些差异的原因。

  以一个既定的人种为例,女性的肤色要比男性的肤色浅3%—4%,可能就是因为妇女需要更多的光照以补充维生素D,而维生素D有助于她们生出更健康的孩子。但纳扬·昌达强调说,这些外部差异仅限于此。正如一位科学家告诉他的,遗传学家们最令人吃惊的发现是,“我们的基因组成几乎毫无差异”。

  随后,昌达转向了更为明显的全球性力量:冒险家。他讲述了达伽玛赴印度的航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及中国人郑和的非洲探险。《绑在一起》也着重提到了商业利润促进了全球化的流行。西方的轮船促成了横穿大西洋的电缆的铺设,但是如果没有从英国殖民地马来西亚采割的古塔胶来包裹这些电缆,它们是无法避免海水侵蚀的。新的海底电报电缆,就像“联结人类大家庭的充满活力的血脉”。

  昌达并没有忽视全球化进程的丑陋一面。当哥伦布踏入新大陆时,奴隶制是第一个映入其脑海的兴奋点。在非洲的奴隶贸易则是这种经济奴役的全球形式的现代写照。2000年7月在英国多佛港还发现了54名中国偷渡客,他们中大多数在被发现时已经死亡。

  有关传教士的章节,是本书又一具有启发性意义的部分。我们倾向于认为宗教信仰和商业是彼此独立的,但是非洲最著名的传教士利文斯通却相信这两者是有关联的。利文斯通写道,铁路或者电报,“使全球归于一统。而资本犹如海水一般,趋向于形成一个统一的平面”。昌达认为,如今一些国际性非政府组织,诸如人权观察,也已经成为某种意义上的传教士。

  昌达并不是对全球化持放任自由的态度,他相信,人们有必要协同努力,以缩小世界贫富差异,他还承认,商业和经济增长能为解决这些问题做出最大贡献。他说,关键是去帮助广大的中间阶层,因为“贸易的效果肯定首先是提升平均收入,然后才能提高穷人的实际收入”。

  无论如何,这本书告诉了大家一个自愿多于强迫的社会发展进程的故事。或者,正如昌达在接到国家“基因地理工程”的DNA报告时所描述的感觉那样:“刹那间,我理解了在印度从小到大一直听的寓言集Panchatantra第一卷中的一句箴言——Vasudhaivakutumbakam(全世界是一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