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蒋经国不是天生的民主派

22年前的今天,有一个人去世了。他叫蒋经国。

      有点岁数的人,都知道蒋经国,但却未必知道他在台湾几十年里的所作所为,更不知道他生命里最后几年的石破天惊。

      简而言之,蒋经国这个人,在中国人群居的地方第一次推动了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此人必将进入后世的历史教科书。

      蒋经国的经历一言难尽,早年去过苏联,当过狂热的共产主义者,与蒋介石脱离过关系,回国后到江西整训过青年团,到上海打过虎,到台湾后任过各种要职,也镇压过民主运动。若不是临终前几年的作为,他大概也就是个还算勤勉的政治人物。

      1987年,台湾解除党禁、报禁,彻底进入民主社会。这是蒋经国一手决定并推动的。恋栈之人估计又要嘲讽他是“自掘坟墓”,就像后来嘲讽戈尔巴乔夫那样。但是,恰恰是这种自掘坟墓的孤臣孽子,可以千古。

      蒋经国不是天生的民主派,相反,他搞了多年的独裁。

      促使蒋经国推动民主的是几个因素:他曾遭遇暗杀,他不恐惧,但是很困惑,问身边人:他们为什么要杀我?他开始反思;江南案令他声名狼藉,他已经无法扶持自己的儿子上台,世袭的希望彻底破灭;台湾民间的抵抗,如美丽岛事件等,愈演愈烈。

      7年前,我在南方报业阅览室看过江南写的《蒋经国传》。我看得很细,试图找出令江南惹上杀身之祸的内容,但是没找到,江南的这本书,我觉得还是很客观的,并无恶意诽谤之处。可以肯定的是,刺杀江南的命令不是蒋经国下达的,蒋经国没那么狭隘,但下面的人总喜欢把事情做得过火一点,以此向主子邀功请赏,这也是中国式的奴才惯性。虽然蒋经国事先并不知情,但是这个政治事件的后果,却是必须他来背的。

      我认为,从时间上看,江南案是蒋经国推动民主化进程的直接动因。

      蒋氏父子的一大优点是:虽然独裁,但身上都有民主的基因,对历史都有敬畏感,爱惜名声,不愿做千古罪人。他们毒辣过,镇压过,但血液里还是有仁的。

      这样的一对父子,放在东亚地缘政治的背景下考量,有着深远意义。

      大陆、台湾、朝鲜,二战后在政治生态上有不少相似之处,都是某一个姓氏说了算。后来的蒋经国、毛岸英、金正日,都是处于相似的位置,如果没有发生一些变故,也许20世纪80年代,就是这三个人彼此瑜亮。

      蒋经国和毛岸英是很相似的,两人都曾留苏——当然这是好听的说辞,其实都是被斯大林扣为人质。两人年轻的时候就被精心培养,准备委以重任。不过,他们的风格也有很大差距。

      只举一例。

      毛岸英入朝作战时,是司令部参谋。我看过一本回忆录,说当时彭德怀脾气很坏,经常把梁兴初等人骂得狗血淋头,但司令部开会时,往往许多著名战将都不敢吭声,有个小参谋却经常大放厥词——这是极不符合军队规矩的,而彭德怀却反常地不发怒。下面的人都在嘀咕:这人是谁啊。毛岸英当时隐蔽身份,后来别人才知道他是谁。他其实是太子监军,所以如此张扬。

      另一本回忆录说,毛岸英刚回国时,因为久居国外,不通人情世故,被毛泽东批评过。推测起来,应该是暗指毛岸英的性格。还有一本回忆录里,某老人感叹地说,岸英多好啊,他要是还在,后来的中国或许就不是那样了。这种话,就是臣子腔了。

      而蒋经国,年轻时有次坐火车,当时他的军阶很低,一个跋扈的下级军官欺负他,要他的佩剑,他乖乖地解下奉上,军官得寸进尺,又要他的手枪,他恭恭敬敬地说:请恕卑职,此枪为家父所赠,还请放我一马。军官问你老子是谁,他说是蒋中正,军官吓得魂飞魄散。

      毛蒋两家的风格,略见一斑。一个是不讲规矩的,一个是讲规矩的。

      当然,我认为,讲不讲规矩这类私德,于天下社稷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不管私德好坏,天下都不能因血缘、因姓氏而传承,倘若天下变成了家天下,这是最最悲惨的事情。只要不世袭,社会还有制衡、改良、变革的可能,一旦变成了某家人的天下,那就完蛋了,在任者和继任者都会用尽恐怖手段维持他们眼里的,自家的江山。

      我不愿意对毛岸英贬低太多,他终究是死于战场的,是悲剧的承受者。锐思里说的飞行员和蛋炒饭(编者注:据说毛岸英当时正在吃蛋炒饭,被飞机炸死,故有人说:感谢飞行员,感谢蛋炒饭,让我们没成为朝鲜。),多少有些刻薄。但我不得不承认,因为他的死,中国才是现在的中国。否则,中国只怕和朝鲜也没什么两样。出一个蒋经国,已经是概率极小的事件了,我们不能指望毛岸英也成为蒋经国。

      蒋经国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亲手把蒋家王朝灭了,把江山还给人民。这不是恩赐,这是应该做的,但是,除了他,还有谁能做到这点?

      20世纪的中国经历了无数惨痛悲剧,惟一欣慰的是,中国的土地上已经彻底告别帝制了,皇位已经不能继承了。想起来多么悲哀,我们居然以这种基本的常识而满足。

      但是,看看朝鲜的千里饿殍,看看金家王朝,我还是小有庆幸。最丑陋的世袭王朝还在邪恶,还在继续。

      蒋经国是值得我们感佩的。台湾的民主,证明了中国人完全可以实现民主。陈**坐牢,并不证明民主的劣根,恰恰相反,证明了民主的自我涤清功能,证明了司法的独立。珍惜台湾,敬重台湾,就是珍惜和敬重我们的未来。

      蒋经国之于民主,也有其历史机缘。80年代是世界各地民主化风起云涌的时代,蒋经国以最后的生命加入了世界潮流。于是,我们的台湾同胞,有福了。台湾已不是亚细亚的孤儿。

      只是,说起80年代,突然=一阵刀剜般的悲伤。写不下去了。打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