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华尔街日报:中国经济可能面临严重放缓

  一位研究全球金融危机起因的专家说,中国「世界工厂」式的经济在经过了逾25年的高速增长后,当前可能面临严重放缓。

  着名经济学家、作家邓肯(Richard Duncan)说,在全球经济增长不景气、美国消费者元气大伤的情况下,中国以製造业为推动力的经济长期保持增长势头的希望甚微。

  驻曼谷的邓肯接受MarketWatch採访时说,过去25年中国一直遵循以出口为主导的增长模式,而在美国经济陷入危机之时,这种模式也遭遇困境。

  邓肯曾任荷兰银行(ABN Amro)驻伦敦全球投资策略负责人。2003年他写作了《美元危机》(The Dollar Crisis)一书,书中警告说,全球贸易失衡可能导致金融系统崩溃。

  邓肯现在认为,中国身陷信贷过度造成的困境。多年的宽鬆信贷和急剧增长的投资流入令中国经济出现工业产能过剩,即产出大于消费的程度。

  邓肯说,认为中国政府能够刺激国内消费以填补需求空白的期望註定会落空,因中国工资水平太低,不足以撑起能使企业实现赢利的需求。

  除此而外,邓肯还认为,在多年的过热信贷增长后,中国恐怕无法避免算总帐的一天。他表示,去年迪拜因债务而引发动荡,金融史上得以避免受害的国家名单由此缩短了不少。

  邓肯说,所有的泡沫都会破裂,中国不可能永远成为例外。

  邓肯说,面临经济增长减缓的不止中国。全球经济滑坡不仅仅是周期性的,而是结构性的,因此亚洲大多数依赖出口的经济体都将陷入困境。

  邓肯表示,保持本币对美元的弱势以提振出口已不再是推动经济增长的可行选择。

  前路愈加艰险?

  邓肯的新作《资本主义的堕落:全球经济再平衡与经济復苏之道》(The Corruption of Capitalism: A Strategy to Rebalance the Global Economy and Restore Economic Growth)探讨了全球金融系统崩溃的塬因所在,并得出了一些十分黯淡的结论。

  他说,受「货币迷幻剂」支撑的全球贸易系统復苏无望,在这里他借用了上世纪70年代一位法国经济部长描述金本位终结后的浮动匯率制度的说法。

  邓肯说,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瓦解为货币体系混乱之始,而推动美国房价在2006年连创新高的信贷泡沫则是这种混乱到达顶点的结果。2006年美国经常项目赤字膨胀至近8,000亿美元。

  随之而来的美国房市崩溃令美国银行体系受到严重衝击,崩溃程度达到了大萧条时代的水平,全球经济仍在深渊边缘摇摇欲坠,靠着政府救助苦苦支撑。

  邓肯认为,政府的支持很可能在未来许多年甚至数十年裡成为金融体系中的一个恆定组成部分。

  邓肯说,在美国和中国可能出现什么情况的问题上,日本是个很好的先例。

  他说,好消息是,美国政府应当能够为巨额预算赤字筹措资金,无需增发货币,并表示日本直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才实现了这一点。

  这类以赤字支撑的开支尚有喘息余地,令这个曾经的全球经济发动机获得大约5-10年的窗口期,可以围绕未来的高科技行业展开调整。

  他说,关键在于不能浪费刺激资金。在日本长达20年的危机过程中,其国债规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65%膨胀至逾200%,所筹集的资金大多用于时常被人们斥为「毫无意义」的公共建设工程。这类工程虽然有助于减轻失业,但对于修复核心的经济问题无济于事。

  邓肯主张向太阳能和生物科技等行业提供大量资金支持。其意义在于让美国在尖端科技行业拥有无可比拟的领先优势。也就是说,生产全球都有需求而又无法在其他地方以更低价格生产的商品。

  风险

  那些从经济全球化中获益最多的国家反过来也会在这个新的年代面临最大风险,而此时的中国正在一条政策出发点是好的、但存在误导的危险道路上飞驰。

  中国的经济刺激支出及政府授意下的银行放贷佔200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高达40%;仅比美国在二战最水深火热时的政府支出比例低几个百分点。

  邓肯说,他担心中国试图通过加大支出来解决问题的办法实际上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他说,去年的刺激方案就象给经济来了杯红牛功能饮料,但它的推动作用会随着时间过去而慢慢消煺。

  邓肯说,这揭示出事态有多严重。

  中国为了保证今年8%的经济增速,需要银行再将相当于GDP 30%的资金用于放贷。

  中国财政部长谢旭人本月早些时候表示,2010年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新华社报导,中国2010年将安排中央政府公共投资9,927亿元(合1,450亿美元)。

  令人担心的是,支出增加和来自国有银行的新增贷款将推高产能,助长过剩现象,并不可避免地造成通货紧缩。

  邓肯说,现在中国以如此大的幅度扩充产能,却没有人愿意买他们生产的产品。他补充说道,北京方面在评估事态的变化时一定是感到了恐慌。

  不过,邓肯也小心翼翼地指出中国并非濒临崩溃边缘。事实上,中国资产价格有可能实现进一步上涨。中国大陆、乃至新加坡和香港的股市和房产价格都可能因北京方面的政策响应而延续涨势。

  不过,为了缓解不可避免的算总帐时的痛苦,邓肯建议中国的中央决策者承认高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最好的办法是现在开始降低预期值。他说,未来十年经济增速为2%至4%是更现实的。

  值得称道的是,中国的债务规模仅为GDP的24%。邓肯说,这就意味着政府可以加大支出,为经济和高水平生活提供支持。

  投资前景

  邓肯建议投资者关注的事项之一是人民币匯率的重估。

  他说,中国将会允许人民币升值,以帮助平息欧美高涨的保护主义风潮,这两地的失业率仍徘徊在百分比两位数的高位。邓肯说,其他亚洲货币的匯率也有可能跟着人民币水涨船高。

  本月早些时候传来了有关匯率改革的声音。中国一个政策研究机构建议说,中国可以允许人民币兑美元升值10%,并允许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每年上下浮动至多3%。自从2008年年中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匯率一直保持稳定。

  资产价格前景尚不清楚。邓肯相信全球地产及股市的未来将取决于政府经济刺激方案的规模及时机。

  邓肯说,儘管此前促使一些人买进黄金的通胀担忧已经过时,但由于政府需要举债支撑经济,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每年金价都会上涨10%左右。

  土地是邓肯推荐的另一个投资领域。

  他说,从长期看来,你肯定希望拥有那种不会因政府政策而贬值的资产。

  邓肯的这一建议并不适用于大宗商品,特别是塬油,因为他相信老道的交易员已经把油价炒到了毫无道理的高度。他预计,只要政府加大监控衍生品价格的努力,那么大多数大宗商品的价格都将会出现暴跌。

  与此同时,邓肯依旧对日本的经济前景报以悲观看法,即便它已在衰煺的泥沼中挣扎了二十年之久。

  邓肯说,在全球需求低迷、拥有廉价劳动力优势的中国厂商竞争加剧以及日本本土人口减少的大环境下,日本公司不可能有好日子过。

  邓肯说,没有长期看好日本工业的理由。他补充指出,中国的工资水平大约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