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双球鞋的发迹史

巴黎街头的“臭球鞋”  

  巴黎街头,一群年轻人从brooklyn店(法国一家多品牌连锁店)走出,他们穿着入时的打扮中,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脚上都穿着一双来自中国的“古老”品牌——飞跃球鞋。  

  “这绝对是挑战Converse在年轻人心目中的时尚主导地位。”ELLE法国版在报道飞跃球鞋时这样写道。年轻的时尚潮人们厌倦了教条式的美国文化,他们急需一个能和Converse并肩抗衡的品牌来让他们“足下生辉”。  

  就在一年前,法国人派特斯·巴斯坦在上海街头无意中发现了飞跃球鞋。派特斯说当时他被震撼了,带着商业眼光,他找到了飞跃球鞋的生产厂商——上海大博文鞋业。谈判在中方的质疑中展开,几轮下来,派特斯取得了“飞跃”的海外拥有权,直到签署协议时,中方代表还对这位法国人报以怀疑的目光——这双在中国地摊儿上廉价到12元一双,已淡出人们视线多年的“古董”,竟然被一位老外看重,并还要在国外卖上50多欧元(合500元人民币)。除了派特斯,当时没人会想到,1年后,这双鞋在欧洲会火得一塌糊涂。  

  派特斯将飞跃球鞋带到了法国,他干脆就用飞跃的拼音FEIYUE注册了商标,并赋予了其新的含义flying forward(向前飞)。在FEIYUE的第一个广告当中,派特斯设计了一个人穿着FEIYUE的中国功夫剪影,并在背景中配上硕大的文字——少林功夫。很快,这个牌子开始被时尚圈关注,ELLE更是在2006年和2007年分4次对FEIYUE进行了报道。著名的Playboy女郎安娜·尼古拉·史密斯亲自上阵为其代言,FEIYUE的广告更是开始频繁出现在《Jeune&Jolie》、《Cosmopolitan》上。而FEIYUE也开始在巴黎的专业运动鞋店与国际品牌一起销售,在法国,FEIYUE牌球鞋有160多家零售代理商。  

  在中国,人们对于这双在欧洲大红大紫的鞋子却浑然不知。而在上海市郊一家为FEIYUE代工的厂里,工作人员发现,除了鞋的形状和花样有些许变化外,从用料到装配几乎毫无改进。在他们眼里,FEIYUE还是“飞跃”,这个被老外买断的品牌还是中国曾经泛滥大街、夹杂着汗渍与油腻的“臭球鞋”那副样子。  

  飞跃大变身:从灰姑娘到白雪公主  

  飞跃球鞋诞生于1959年的上海,它的前身上海胶鞋一厂。当年的“飞跃”无论是简洁的款式设计、轻便的用料和简单的LOGO,用现代的眼光看,都达到了简约设计的流行趋势,而近乎手工的生产线,更是现代人标榜的时尚理念。“飞跃”在第一年便生产161.6万双,并在1964年评为全国同类产品第一名。工厂最为壮大时,足有2000多位职工在连成一片的2至3层的车间里工作。  

  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中国鞋业是“飞跃”、“回力”和“双钱”的天下,一位现在还在坚持穿飞跃球鞋的老人回忆,80年代初穿飞跃球鞋就是贵族,每天把鞋擦得很白,一点泥都不沾,这种爱干净甚至被认为是“轻浮”。一个学生,如果在班里冲大家炫耀他有飞跃球鞋的鞋票会很快吸引女生的目光。“一双鞋能穿两年,除了底儿有磨损,没有任何污渍和坏的痕迹。”  

  但现在,飞跃球鞋在中国是典型的穷人鞋。如今它们只能出现在偏远的农村市场或城市中农民工集中的马路地摊上。  

  如今,生产“飞跃”的老厂房因为严重亏损已搬到上海市郊,而工厂则更愿意以较低的价格来为国际知名鞋品牌代工,却不愿研发新的款式。“飞跃”到最后都没有注册成为一个商标,尽管它目前在国内的归属权还属于大博文鞋业,但全国各地都有小作坊在生产带有“飞跃”标志的鞋,这造成了“飞跃”的市场价格从12元到26元不等,质量也参差不齐。原来生产过“飞跃”的老员工至今还记得,在胶水味弥漫、机器声轰然作响的车间里,一双“飞跃”要经过上底、压制、绷线、刷浆等许多道工艺才能成鞋,从鞋面粘到鞋底,再上机器缝合,几乎没有任何失误,“精确得都能和机器相媲美”。一位销售“飞跃”的商家说:“因为鞋卖不上价,那一套严谨的制作工艺早已被抛到脑后,鞋底断裂、开胶已成为家常便饭。”  

  中国制造的品牌重生  

  在接受潮流网站FTD的采访中,派特斯说:“我对于FEIYUE的品牌推广非常谨慎,因为在过去20年赝品始终困扰着这个品牌,这对FEIYUE品牌的重生产生了不少困难。事实上就连欧美的一些功夫学校都一直在低价售卖FEIYUE的赝品。”  

  为保留FEIYUE的精髓——轻便、复古、个性之美,派特斯几乎没有改变鞋的外观,而生产线上也基本以手工为主。派特斯的助手尼古拉在上海住了5年,成为和中方沟通的代表,“我们要求生产厂将FEIYUE作为一个正规的外贸代工品牌来对待,不允许有半点的残次,把每双鞋的每个细节都检查清楚。”  

  “另外我们认为创新很重要。”派特斯的美国设计师认为“中国版飞跃”在款式上过于单一,“我想象不到一个有40多年历史的品牌居然一直只有一款样式。”与此形成对比的是Converse,其每个季度几乎都会推出新款鞋,以适应不同时期的市场需要。于是FEIYUE主动与Moto777和lLCP这些老牌厂家推出合作产品,其翻新速度异常之快。  

  发生在“飞跃”这个球鞋老牌身上的故事,其实只是许多“中国制造”在价值再开发过程中的缩影。一位美国华裔设计师Vivienne Tam逛过上海的红星劳防用品商店,当她看到那些延续了数十年的劳防装束时,不禁两眼放光,正如派特斯当年看见“飞跃”时的震撼情形。在老外的眼里,任何他们热衷的中国事物都背离本土审美,派特斯也说过:“把中国品牌带到欧洲重建,就像和欧洲人说长城一样,有很多的料可以去说去挖掘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