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人肉搜索”是“网络暴力”,应有所节制

我对网民针对贪官进行“人肉搜索”是持支持的态度,对一些地方试图用立法的形式不加区别地禁止“人肉搜索”则充满警惕。不过,这一次,网民对江西防总办官员的“人肉搜索”,揪出其“祖宗八代”,弄得其“小孩不能上学”,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是过了,涉嫌网络暴力。

  网民对该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讲官话具有批评权是毋庸置疑的。不过,可以批评并不等于可以进行“人肉搜索”。因为,尽管平其俊在接受采访时讲官话,工作作风和态度都不合适,但这并不涉及他滥用公权牟取私利,而且,这些官话也仅与他个人有关,并不涉及其家人。网民不能将对他讲官话的不满延伸到他的个人私事,甚至延伸到他家人等无关人员身上。因此,网民不宜对其进行人肉搜索,将其家庭情况,其妻子、孩子等个人情况都公之于众。因为,官员和其家人也享有隐私权,尽管这种隐私权不能与普通公民相比,是有限制的隐私权,只要他们的个人信息与公共利益无关,就应当受到保护;如果随意泄露,将对他们及其家属的生活安宁产生很不利的影响。

  “人肉搜索”在掀翻了周久耕之后,赢得了网民的尊敬和追捧,但是,即使是对官员,“人肉搜索”也应当有所节制。不是针对任何官员都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人肉搜索”,“人肉搜索”只有针对那些有滥用公权、腐化堕落嫌疑的官员才师出有名;也不是针对某个贪官的任何私人信息都可以进行“人肉搜索”,比如针对周久耕抽高价烟、刘丽洁借用豪华车进行“人肉搜索”就具有正当性,因为这些行为都可能涉及公权滥用,但是,如果“人肉搜索”越过一步,进而将周久耕的亲戚住所地址、手机号都公布于众,那就是对他人隐私的侵犯了,因为这些信息与公权滥用无关。针对官员的“人肉搜索”并非都是正义的,判断的标准在于官员的私人信息是否有涉公共利益,在官员有限的隐私权范围内,对于“人肉搜索”来说就是一个禁区。

  “网络暴力”的存在为官方禁止“人肉搜索”提供了极好的借口。如果我们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反腐手段———人肉搜索,是不是该有所节制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