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联合早报:从涨房租到有尊严的城市生活

新加坡《联合早报》18日刊发曾昭鹏的文章,从作者在北京的房租上涨经历谈及中国工薪阶层的衣食住行,该文最后说:如果说越来越昂贵的中国城市生活是大势所趋,满足城市人口的工资和福利要求是政府必须解决的民生挑战,有尊严的城市生活对广大的工薪群体来说,才有可能实现,而他们也才会变成社会的稳定力量。


文章摘录如下:

房子租约即将期满,房东准备涨租近20%,看我还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续租,他这几天开始带了几个在找房子的租客上门来看地方,看得出他很希望趁着这个机会,尽快找到一个能够满足其出价的租客。

来看房子的人和我一样,而且大多是外国人。此时面对北京近期日益高涨的住房成本,像我这种需要在这里常驻工作的人也只能被动接受,并根据变动的情况做出调整。

我向来很抗拒搬家,因为怕麻烦,但看来这次没有其它办法,既然负担不起,就必须找新的地方落脚了。

为了房子的事,联系了几个房屋中介,他们都形容现在的租房市场很火爆,近期的房地产新政对于楼市交易的影响,反过来推动了租房价格的攀高。

他们说,我想找的类型的空房子不多,租金也节节攀升,建议我尽快确定预算以锁定找房的范围,减少后期可能因找不到房子而面对不必要的困扰。

感觉一年之间的变化真的很大。记得去年大概同一个时候,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还笼罩着实体经济,那时候刚到北京,找出租房的过程中,无论是价格还是房东的态度,都比较有商量的空间。

如今各地欣欣向荣的景象,反映复苏后正在炽热增长的中国经济在带动着新一轮的发展机会。像北京这样的地方少不了来这里工作和寻找机会的人,房租上涨似乎也是个合理的情况,只是上涨的幅度确实令人有点惊讶。

“外国人都回来了,我们的生意也变好了”,在我住的小区为我剪发的发型师高兴地说。一年半前,当全球金融危机来袭时,他服务的发廊因为主要客源是外国人,生意在他们离开后整整少了一半,让发廊苦不堪言,现在总算熬过去了。

我居住的小区去年一度还感觉有点安静,近来明显热闹起来。除了一组又一组为租或为买而来看房子的人(中国人和外国人都有),院子里的车子和区内的小花园照顾小孩的阿姨也变多了,可见入住率应有显着增加。

拿着外国水平的薪资在北京生活的一年期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里的生活费用其实不低。最近一项跨城市调查显示,北京名列亚洲生活费最高的10大城市之一,排名甚至比新加坡还靠前,一点也不让我感到意外。

由此联想到收入不高,但在北京和其它大城市中生活和工作的一般中国工薪阶层,其衣食住行上的生活负担。可以想象他们的辛苦和沮丧。然而收入分配改革至今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政府口号和媒体讨论,实际的薪资涨幅往往难以跟上他们的期待和需求,城市生活的压力愈发沉重。


据媒体报道,以北京的租房情况为例,统计显示2010年5月、6月北京平均的租赁价格为3000元人民币,同比上涨20.3% ,在工薪阶层薪水普遍不高的情况下,高昂的租房成本占据许多人有限收入的显着比例。

另外,最新公布数据显示,5月份的通货膨胀率达到3.1%,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尽管远不及恶性通胀的程度,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一般人面对的物价压力正在逐渐加大。

如果说越来越昂贵的中国城市生活是大势所趋,满足城市人口的工资和福利要求是政府必须解决的民生挑战,有尊严的城市生活对广大的工薪群体来说,才有可能实现,而他们也才会变成社会的稳定力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