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弗里德曼:看台海关系 我为美国担忧

  美国前副总统切尼表示,奥巴马总统试图「製造我们并未与恐怖分子进行战争的假象」。对此我只有一个意见:但愿真是如此。

  坦白说,如果我如愿以偿,美军应该已开始撤出阿富汗;巴基斯坦政府应该已开始认真考虑与哪一个塔利班派别合作,同时对抗哪些民兵派系;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应该已经自行磋商缔结和平协议的问题;我们应该开始自五角大楼的预算中挪出1,000亿美元,以免受制于进口石油,我们更应该将击毙或活捉本拉登的赏金降到他真正的价值:10美分加切尼的亲笔签名照。

  这是孤立主义的论调吗?不是,然而每当我煺出大中华区的访问行程时,总会羡慕香港、台湾与中国大陆的领导人,因为与奥巴马总统相比,他们能够以更多时间思考建设国家的严肃课题。奥巴马的施政随时可能因内裤缝着**的伊斯兰人肉炸弹而大乱。

  我们可以直接撒手吗?不可以,然而我们必须改变重点。反恐战争必须先挑战那些地区的人们及领袖,如果他们不打算去引导和唿吁当地人的疯狂举止,保障社会的未来安全,我们绝对不可能成功。我们必将竭尽所能却徒劳无获,乾脆就建一堵更高的墙吧。

  反恐专家霍夫曼(Bruce Hoffman)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基地组织已经加快了经济战争的战略。」10年前,苏联最高领导人赫鲁晓夫对美国说,「我们将埋葬你们」,今天基地组织威胁称,「我们将使你们破产」。

  我们对中东事务的介入,对中东石油的依赖,以及对中东国家提供无止境援助,造成中东国家的恶劣治理,并导致有意逃避责任的中东人民将一切问题归咎于我们。

  我们必须放手,让温和佔多数的中东人自行与敌人战斗。这是唯一的可行之策。我们可以在幕后帮助他们,但绝对不能代劳。今天的伊拉克与伊朗已出现一丝希望,因为两国的温和派阵营开始自我拯救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过去两年来世界上最重要的和平突破?就是台海局势的平静。几十年来,台海一直是世界公认最危险的地区,台湾与中国大陆以导弹相互瞄準,形势一触即发。

  然而过去两年,双方自行建立和平的友好关係,并未劳动美国派出任何特使或部长进行调解。没错,美国海军是一股关键的稳定力量,然而台海两岸却自行解决问题,它们理解彼此的依存,结果造就了新的经济关係网、直航和学生交流。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塬因是,台湾缺少石油及天然资源。生活在这里的2300万人刻苦耐劳,创造全球排名第四的外匯储备。他们发挥自己的潜质及进取精神而脱贫致富,不是依赖挖掘石油。他们勇于承担责任,因为自问「我们如何能取得更大的进步」,而不是声称,「都是别人的错误,给我一点救济品吧。」

  我在台北遥想美国时,为美国感到担忧。当今的中国已成为美国的首要经济伙伴兼竞争对手。的确,中国也有大问题,然而我希望美国人将21世纪的中国崛起视同苏联当年发射史普尼克卫星(Sputnik satellite)。

  这颗卫星促使美国急起直追,使美国的教育、基础建设及科学获得振兴,并驱使美国不断前进达半世纪。遗憾的是,切尼们试图将抵抗基地组织充当我们的史普尼克,有些人则巴不得我们担心联邦参议员瑞德(Harry Reid)对奥巴马肤色的不当言论。

  美国的大政方针该如何?与中国竞争、追剿基地组织或分析瑞德的谈话?当然,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必须与中国竞争,更必须抵抗基地组织。然而究竟孰轻孰重?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外交政策专家曼德巴(Michael Mandelbaum)表示:「我们对史普尼克卫星的具体反应,提升了我们的教育素质、生产力及科技,而且使我们更聪明。美国对科学及教育的投资遍及社会各阶层,结果形成网络,导致更多莘莘学子潜心研究数学,人们更是真心想要建设国家。」

  而反恐战给了我们什么?更精良的无人飞机、人体扫描器及无章法的机场保安。曼德巴表示:「史普尼克促使我们打造一条通往未来的公路,反恐战则促使我们建造哪裡也到不了的桥。」

  我们一直以为可以同时做好这些事--藉着专註、恐惧和轻率。我们做不到,因为我们没钱也没时间。

  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有多本着作转译成中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