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朝鲜的货币冒险意欲何为?

时隔50年,朝鲜再次重估货币并引发动荡。原朝鲜货币自11月30日起停止使用,在12月6日前更换新货币。值得一提的是,朝鲜政府规定新旧货币兑换比率为1比100,而非1比1,并且一开始只允许民众兑换不超过10万朝鲜圆的旧币。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后来迫于民众压力,上调了兑换规模。

看起来朝鲜此次货币改革无外乎有两个目标,一是通过重估货币来遏制通货膨胀,但由于朝鲜不公开经济数字,外界无法判断其实际通货膨胀的严重程度;二是通过新币换旧币让居民的财产暴露在阳光之下,再辅助限制兑换数量的措施,以打击近几年通过黑市交易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当然也会顺带打击朝鲜以官僚为主的富裕阶层。从理论和经验来看,通过更换和重估货币似乎很难实现遏制通货膨胀的目标,某种程度上,均贫富可能是其主要目标,但打击富人的同时难免伤及穷人。

其实,要想摸清和清理富人财产,仅用新币换旧币就足以让那些隐藏在地下的资金浮出水面,这对穷人来说并没有直接影响。中国坊间也有过通过更换货币来治理腐败的言论。但是,如果试图通过重估货币来遏制通货膨胀,会造成价格体系的紊乱,并加剧通货膨胀,这对穷人来说可能就会不利。

理论上,货币重估并不能遏制通货膨胀。比如,如果此次朝鲜将所有商品价格同步降至1/100的水平,那么重估后并不会影响新货币的购买力,就不会改变供求关系,对遏制通货膨胀也就无济于事。而且,无论商品的重新定价过高还是过低都会加剧通货膨胀。定价过高会削弱新货币的购买力,这相当于更严重的通货膨胀;定价过低虽然会增加新货币的购买力,但也会助推抢购行为,因为货币重估损伤了公众对当局的信心,要趁着物价低时多买些东西储藏起来,这也会造成供不应求进而加剧通货膨胀的压力。

国民党政府在中国解放战争时期的货币改革可作为朝鲜的前车之鉴。国民党政府于1935年11月实行法币改革,一直到抗日战争结束时,并没有出现恶性的通货膨胀,在抗战胜利初期物价还出现了下跌。但国民党政府为了打内战,军费开支浩繁,不得不靠增发货币为财政埋单。截至1948年8月,法币发行额是1937年的47万余倍,上海的物价指数是1937年时的492万倍。连国民党政府自己都承认,这种恶性通货膨胀的危险性“比共产党叛变更为广泛”。

于是国民党政府于1948年8月宣布废除法币改发行金圆券,但即使更换了货币,也没能遏制通货膨胀,相反物资抢购、供应不足和继续无节制的发行货币还加剧了通货膨胀,甚至连棺材都被抢购。1949年5月时相比1948年8月,物价指数又上涨了210万倍。随后国民党政府又花样翻新地推出了银元券,但还是一样的命运,金融的动荡也加速了国民党统治的垮台。金圆券和银元券也被看作是一个超级大骗局,因为国民政府通过所谓的“金圆券”本位搜刮了老百姓手中的黄金和白银,富人阶层却通过私藏美元、黄金和白银受到较小冲击。

总之,货币重估是治理通货膨胀的下下策,当一国政府企图通过货币重估来治理通货膨胀时,往往预示着该国经济处在十分危险的失控边缘。当然,朝鲜目前的情况与国民党政府时期不可同日而语,但道理是相通的,即货币重估不会遏制通货膨胀。即使新币换旧币,也很难做到均贫富,因为富人阶层总是有各种办法去规避,就像国民党时期富人阶层私藏美元和金条一样,朝鲜人正在抢购美元、欧元和人民币。退一步讲,即使通过限制兑换金额可以均贫富,这种让富者更穷的做法也值得商榷。

对照中国的改革历程,朝鲜目前大体处于中国上世纪80年代价格双轨制的时期。1997年金正日掌权以来,朝鲜的私营市场已经小有规模,这种计划与市场并行的情况必然会催生通货膨胀,也必然会出现一些依赖黑市交易的暴富阶层。但从解决的办法来看,中国选择了继续推进价格改革(当然,目前资源价格体系还未理顺),而朝鲜选择向计划经济回归,政府重新树立权威加强管制,这或许会让2002以来朝鲜出现的一些市场化倾向向后转。2005年起,朝鲜已经在限制私营经济的发展,比如,私营市场只允许每十天开一次,只有50岁以上的妇女可以做买卖。这也被德国媒体称之为“再次斯大林化”。

1998年朝鲜提出了建设“强盛大国”的战略,当年朝鲜《劳动新闻》的一篇社论这样写到:“今天,在建设社会主义强盛大国中,重要的是把经济搞上去。这项任务只有通过‘先军政治’才能得到实现。”虽然朝鲜那时就已经意识到了经济的重要性,但目前仍然在坚持固有的政治制度和黩武的战略,这也给朝鲜未来的经济发展设置了重重障碍。(作者 崔宇)
返回列表